粉尘涂料助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尘涂料助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学者热议中国有能力援欧吗

发布时间:2021-01-25 10:19:09 阅读: 来源:粉尘涂料助剂厂家

学者热议:中国有能力“援欧”吗?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中国不应援购个别欧元区国家债券  “目前欧元区正处于政策的混乱和分歧之中,德国、法国主导意欲通过危机重塑欧元区的财政纪律,这个时期,中国不应该援助个别危机国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央行政策委员会前委员余永定昨天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余永定教授当下即在欧洲进行学术访问。  余永定指出,目前欧元区内部的博弈还没有形成解决欧债危机的清晰路线图,在这种时候,中国必须等待。“如果对个别国家进行援助,可能还会阻碍欧元区最终解决机制的达成。”  余永定对记者指出,当前这一场金融危机与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相比,最大的不同点在于,对于中国等新兴市场而言,1998年危机是新兴市场的“债务危机”,当下则是新兴市场的“债权危机”,这一点对于中国而言尤其明晰。  “美债、欧债都存在很大风险,从中长期来说,中国已经在美债问题上越陷越深,没有必要再进入另一个欧债的陷阱。”余永定指出,在债权危机面前,中国不是陷入困境国家的最终贷款人。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张斌也对记者指出,由于经济结构扭曲、经济增长乏力,目前希腊、意大利等危机国家面临的清偿能力问题大于流动性问题,在根本性的解决措施出台以前,对于这些国家的流动性救援将面临巨大的失败风险。  “只有通过欧元区内部的协商和救助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欧债危机。欧元区内部的协商和救助,不仅在于提供流动性,更重要的是附加一系列能够在将来扭转债务国家经济结构和重拾经济增长的体制建设。而中国、其他金砖国家的外部资金,对于欧元区个别国家的流动性救助,做不到后面一点。”张斌指出。  张斌认为,包括中国在内的欧元区外部国家,应该发挥作用的地方是借助于多边机制为欧元区整体,而不是某个国家提供流动性。借助多边机制救援的好处在于它不会破坏欧元区内部关于体制建设的谈判,同时也保障了救援者的利益。  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诺奖得主斯宾塞:中国援手欧债危机的风险相当大  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2001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近日在北京访问,在昨天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他指出,当前,中国帮助欧洲债务危机的风险相当大,而且即便救助也将较为有限,不能解决欧洲债务危机的根本问题。  “欧元区现在面临的问题是结构性的难题,需要欧洲人痛下决心改革。国际社会对其援助只是治标不治本,欧元区未来不确定性很大。”斯宾塞对记者指出。  希腊、意大利等国家所爆发的主权债务危机,是这些国家不遵守财政纪律种下的恶果。包括法国、德国等众多官员认为,债务危机国家必须通过采取财政紧缩与财政约束,重建财政纪律,才能赢得未来可持续发展的机会,而短期的救助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斯宾塞认同这一观点,他对记者指出,出现问题的欧元区国家应该尽快进行财政收支改革,并且应该适当考虑暂时退出欧元区,等待经济和财政修复之后再尝试回归。  “可是无论如何改革,效果将会相当有限,因为深陷债务的泥潭里面,经济在中长期已经失去了活力。”斯宾塞说。  在这一背景下,斯宾塞认为,欧元区问题的不确定性非常大,需要欧洲各国政府央行协同解决,是非常危险的经济危机。和美国相比,美国现在面临的问题只是党派相争的政治问题,性质不一样。  “在不确定性这么大的背景下,中国如果出手帮助欧债危机,风险非常大。”斯宾塞认为,即便中国对欧洲危机出手救助,对整个危机而言也将较为有限,而且这不利于债务国家的财政改革和财政纪律的重建,欧债危机的核心是欧盟内部需要解决根本问题,最终形成欧元区财政的统一。  艾伦·梅尔策:欧洲通过财政救助解决债务问题治标不治本  (梅尔策曾为美国总统肯尼迪和里根经济顾委会成员)  目前欧洲政客通过不断的财政救助来解决债务问题的方法,是治标不治本的短期行为。这意味着原谅现有的过错,而让纳税人为坏账埋单。许多人想通过推崇“欧洲债券”这样的方式,把部分国家因大肆挥霍而产生的过重的国家债务,转移到对财政政策一直持审慎态度的国家中去。  无论希腊政府提高房地产税和收入税,还是出售国有资产,都不能解决希腊的问题;给予希腊更多的贷款也不能解决希腊的债务问题,其无法满足与欧盟及IMF协议中设定的预算目标。希腊的核心问题是工人平均生产能力和真实工资之间的巨大差距,大约达到15%到20%。希腊仅剩两种选择,维持欧元区成员国的地位,而在6到10年内使工资价格保持2%到3%的递减。另一条路则是货币贬值。  意大利十多年来经济增长缓慢,出口的鞋、纺织品和其他产品面临来自亚洲的大量竞争,而意大利由政治决定的、对低生产率产业转移所支付的花费太多,导致财政资源的浪费。货币贬值可以使意大利做到生产成本与当前世界水平一致,政府则可减少支持力度腾出资源,用于生产率更高的项目。  尽管欧洲中央银行条约不允许贬值,但有一个方法可以使希腊、意大利、葡萄牙和其他国家在保留欧元成员国的情况下贬值。北部国家可发起一个新的货币联盟,只有那些采取由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萨科齐上个月讨论过的、普通的、有约束力的或强制的财政安排的国家才可以加入。新的货币可以对欧元浮动,允许对欧元贬值。一旦贬值使高负债国家重新获得竞争性价格,当且仅当这些国家致力于更紧缩的财政安排时,这些国家才可以被允许加入新的货币组织。如果所有的国家都重新加入,旧体系就会带着更合理、更有约束力的财政政策规则重新起航。  贬值会使债券持有者遭受损失。应该允许有可能破产的银行倒闭,或者向政府借钱,但是一定得偿还贷款。要想永久解决欧洲债务问题,我们应该少点指责,而把更多精力用于终止过度债务和赤字消费上面。解救纳税人,而不是银行家。让市场通过问题国家货币的贬值解决问题吧。  ◎瑞银:金砖国家能拯救欧洲吗?  本周二,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意大利官员正在同中国外汇管理局和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代表讨论购买意大利债券和其他资产事项。购买债券并不是重点,更重要的是中国被邀请参与意大利国有资产拍卖的利益分享。目前,金砖国家正筹备在协调一致基础上救助欧元区债务。  新兴国家无论以单一或一致立场救助欧元区,都改变了游戏规则。同现存的欧元区救助措施一起,新兴国家可以帮助其彻底解决危机,但是,新兴市场的目的在于避免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把世界再次拖入大衰退中。金砖国家的各自利益限制了它们之间的真正合作。  如果金砖国家想购买欧元债券,由于中国的存在,它们购买的权重将十分不平衡,中国的外汇储备几乎是巴西、俄罗斯和印度的3倍。欧盟还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因此,中国将承担大部分的风险,但使所有参与者受益。在国家利益至上的情况下,中国是否会做出如此选择?如果中国与其他救援国的份额相同,那么其他三国将会陷入“过度承诺”风险,也会发现收益回报并不吸引人。  再回到意大利与中国的沟通,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和其他政府部门很可能对意大利的不动产感兴趣,如果外汇储备已经进入市场,没有必要把外围债券市场的风险加倍。由于基金以美元存在,如果真的出钱救助,将出现外汇储备流动,但是这对市场的影响有限。欧元区和美国的金融问题,已经降低了它们对外汇储备资金的吸引力,目前全球外汇储备对其他货币的持有量已经有所上升,比如瑞士法郎和日元。日本官方数据表明,从去年起,中国流入日本证券市场的资金大量增加。  新兴市场相信,即使发达国家的危机加剧,他们也可以抵挡住类似2008~2009年的经济危机打击。即使增长缓慢,实施传统刺激政策的空间仍然存在。欧元区需要意识到解决主权债务危机的时间不多。尽管已经采取了广泛的行动,但是最重要的是政治上的一体化。更有可能的是,新兴市场主权投资者远离而非来救助欧元区。  ◎中国为何增持欧债?  尽管并非最好时机,但可能是最佳选择。  9月14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大连举行的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中国愿意在欧洲国家发生主权债务危机、经济出现困难的时候,继续加大对欧洲的投资,此番表态被认为释放出外储将增资欧债的信号。  全球经济的三道坎  在希腊主权债务收益率破百,意大利债务前景堪忧之际,从投资收益角度看,增持欧债并非最佳时机。  某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在呈递决策当局的建议中直陈,目前全球经济复苏正面临着意大利巨额融资需求到期、“欧猪五国”还债高峰、发达国家经济低迷等三大挑战。  近期的最大挑战来自于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欧元区大型债务国,从2011年9月开始到年底,意大利累计将有超过1600多亿美元的巨额融资需求,包括为财政赤字融资和到期债务的还本付息。该机构指出,如果意大利再度出现融资困难,在现有的欧元救助机制下,欧盟将无法挽救意大利的危机,很可能出现新一波重大的金融动荡。  中期挑战则将发生在2012~2014年期间,届时,所有“欧猪五国”将迎来偿还债务的最高峰,与此同时,市场还将检验这些国家紧缩财政计划的执行情况。“一旦在2010~2011年期间为获得IMF和欧盟救助机制资金而承诺的减赤计划没有按时完成,市场将对这些国家彻底失去信心。”  在该机构看来,长期挑战则在未来十几年内,包括美国、日本和欧盟在内的所有发达国家,主权债务的可持续性将因人口老龄化、经济持续低迷增长、全球气候变化等因素而受到极大的影响,最终走上全面的债务危机道路。  投资收益之外的考量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此时的介入被认为有着投资收益之外的更多考量。  在表达投资欧洲意愿的同时,温家宝同时表达了中国政府的条件,即希望欧洲能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  “中国外储购买欧债不能单纯理解为金融投资,也考虑政治上的效果。”建行高级分析师赵庆明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欧洲需要中国的资金,而中国巨额外储则提供了政治谈判的筹码。”  政治考量之外,作为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支持欧美经济复苏,也切合中国自身利益。  上述国有大行的建议中指出,中国应继续支持美国和欧洲国家应对债务危机的冲击。在该机构看来,近期之内,债务危机尚不能导致世界政治与经济格局发生根本性的转变,美国支柱地位继续存在,欧洲仍是重要一极。“中国应当积极支持欧美国家应对危机,推动世界格局变化以缓慢、稳健的步伐实现,避免出现剧烈的动荡。”  “支持欧洲也是等于支持整个世界经济,也支持了中国的经济。”建行董事长郭树清昨日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当然这肯定是有条件的,也不是说不分青红皂白,没有任何限制的,总理讲的,也还是有条件的。”

天津冲锋衣厂家

河北订做西装工厂

天津订制衬衫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