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尘涂料助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尘涂料助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揭秘富士康真正工会工人普遍被工会

发布时间:2020-02-12 21:09:13 阅读: 来源:粉尘涂料助剂厂家

“这么多年,富士康夜班加班费一直是每次4.5元。如果要请一天的事假,不是只扣一天的工钱,而是从每月40个小时的加班费中按一天扣除,这样被扣得更多。而这些情况向厂里的工会反映,他们不理。”

昨天上午,在清华大学举办的“富士康工会调研报告发布会”上,富士康深圳龙华厂区一位员工这样说。

另一位员工也告诉大家,听说过富士康集团工会关爱热线78585,但反映投诉的问题“很少能得到解决”。会费有没有扣除也不清楚,因为在工资单上没有反映,“工会举办的活动,也是要工人们支付费用的”。

据报道,今年2月,富士康科技集团宣布将在美国公平劳工协会的协助下,培训中国工人投票选举自己的代表,建立“真正工会”。

富士康称,新的选举流程将产生更大比例的基层工会代表,管理层将不再插手工会。

“一个工会能否成为一个‘真正的工会’,不能任由资方言说,我们需要听到一线工人的声音,更应该观察工会在实际作为中能否真正维护工人的利益。”北京大学中国社会工作研究中心副主任潘毅说。

工会只是摆设?

潘毅介绍,从今年3月15日开始,“关注新生代农民工计划”项目组组织北京大学、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香港理工大学、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高校师生,在富士康的深圳、武汉两地三个园区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调查,调研采用问卷与访谈相结合的方法,共获得有效问卷685份,其中深圳龙华厂区301份、观澜厂区200份、武汉厂区184份,以及大量的一手访谈材料。

调研发现,只有44.5%的人知道工会会员有选举和被选举为工会干部的权利;64.3%的工人不知道集团工会主席是谁,更有82.5%的工人不知道基层工会小组长是谁。

调研报告称,这些数据表明,工会干部并没有真正履行作为工人利益代表的职责;而如果工人连谁是工会干部都不清楚,又如何能反映自己的问题和诉求呢?

调研发现,仅有24.6%的工人认为自己加入了工会,而且只有16.9%的富士康工人持有工会会员证。这一数据与富士康官方宣称的86.3%的入会率相去甚远,富士康工人普遍面临“被工会”的情况。

调研发现,尽管富士康举行工会选举的消息在媒体上被炒得沸沸扬扬,但事实上90.2%的富士康员工不知道富士康工会选举的事情。94.7%的工人在过去从未曾参加过任何形式的工会选举投票。

这两年,富士康发生多次员工跳楼事件后,曾对外宣称已经建立了集团工会关爱热线78585。但调研发现,有投诉经历的人中,56.1%的人反映投诉的问题“很少能得到解决”或“全部都得不到解决”,且有47.4%的人在投诉问题后曾经遇到“老大”(即上级主管)的“打击报复”。

加班时间长、收入低是富士康员工反映的最普遍的问题,这其中,工会在反映工人意见中发挥了多大的作用呢?

该调研发现,48.1%的受访者底薪为1800元甚至更低,有略过三成的受访者底薪在2200元以上。受访者在2013年1月的实际收入平均为2421元。这一工资水平与2010年相比虽然有所提高,但与富士康对外界所宣称超过85%的员工基本薪资将达到2200元的水平仍有相当差距。

“工资实际上是明升暗降。”富士康深圳龙华厂区一名员工说,富士康在对外宣称提高工人工资后,取消了原有的伙食及住宿补贴和部分津贴,加之周边物价快速上涨,工人真实收入水平并未有实质性的大幅增长。

面对工人提高工资的诉求,工会有何作为呢?只有8%的富士康工人认为工会曾经向厂方提出过加工资的要求。

潘毅告诉记者,调研人员曾主动与富士康工会代表接触,“但他们都拒绝与我们交流”。

上述调研报告称,在面对调休、夜班、工资等生产和待遇问题时,工会都以“属于生产、人资部门内部事务”为由不予介入。工会更像是附属于富士康的一个弱势部门,而非工人的组织。

“工会只有代表工人,只有工人参与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工会,这该是毋庸置疑的道理。”潘毅表示,通过对富士康工会系统的专题分析可知,一个没有基层工人参与的企业基层工会,不管其有多么完备的制度设计或多么通达的信息系统,均与普通工人无关,而这样的工会也注定只会是资方的附庸,对工人来说则只是一个摆设。

迈向真正的工会改革

据“关注新生代农民工计划”课题组介绍,近期,该课题组在广东进行了考察,对三家工厂(深圳欧姆电子厂、深圳冠星表带厂、广州东海橡塑厂)进行了深入的调研。

冠星厂(西铁城)工人2011年停工,成功进行了集体谈判,当时被媒体广泛报道,并推为一个成功的典型。2012年工厂转型,部分部门面临解散,工人尝试要求工会直选,最后未能成功。

东海橡塑厂工会已建立多年,工会主席已任两届主席,工人不满他站在资方立场,未能为工人争取权益。今年1月,广东省工会后来派出调查组,协助东海工会提前重选工会委员会,重选工会主席。

调研组介绍,冠星厂和东海橡塑厂,在工人争取工会权利的过程中,甚至在工会的日常运作中,都面对着资方的高度介入,这是工会改革的重大障碍。上级工会没有足够的力量,给予基层工会及工会代表保护和支持,基层工会的民主权利落实面对很大的困难。

调研发现,强资本、弱劳工的结构性缺憾下,工人的争取通常会遇到资方的强力打压。然而,工会定位为劳资关系协调者的角色,最终必然与工人的要求出现矛盾,也让工人对基层工会及上级工会产生失望情绪。

调研组表示,东海工会的重选,并没有带来任何不稳定,顺利过渡,工人对上级工会的积极回应,有一定的正面影响。

潘毅说,富士康工人对工会仍然抱有期待,这些期待和建议归纳起来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即工会应该积极介入工厂管理问题,向企业积极争取员工权益,并开拓基层参与工会的途径。

“关注新生代农民工计划”项目组调研发现,对于怎样建设“真正代表工人利益的工会”的制度构想的问题,54.3%的工人认为“工会干部由工人民主选举产生”,53.7%的工人认为需要“定期进行工会会员大会”,70.9%的富士康工人认为基层工会负责人和代表应该听取工人意见并向上反映问题。

(责任编辑:硅谷网·)

上一篇:中移动腐败案继续发酵:广州移动总经理被双规

下一篇:前高管建议苹果收购英特尔 市值少于现金储备 对“揭秘富士康“真正工会”:工人普遍“被工会””发布评论

注册公司网站

深圳筹划税务方法

BVI公司设立

食品流通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