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尘涂料助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粉尘涂料助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华生A股存在三大怪象股价不能由感情决定

发布时间:2020-10-17 02:31:38 阅读: 来源:粉尘涂料助剂厂家

华生:A股存在三大怪象 股价不能由感情决定

A股最大的不正常不在其熊市之煎熬,而在市场极度低迷时,上市企业排队还越来越长,另一个不正常就是垃圾股往往比绩优股更受追逐吹捧,第三个不正常是股市低迷至此,二级市场投资者已苦不堪言,但新股上市发行仍然不断,老股东套现绵绵不绝。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下行,但实际增速与全球其他国家相比,表现并不差。于此相对的却是A股颓势不减,近期更是在2000点左右徘徊,甚至一度破“二”。如何看待A股的“跌跌”不休?监管层目前的政策是否对症下药?病根在何处?改发审制为注册制可行吗?或可行的改革路径是什么等,就这些问题,本报专访了燕京华侨大学校长,著名经济学家华生教授。  A股的“三大怪象”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环顾全球,中国的经济增长今年虽然有所下滑,但表现并不差。但中国股市表现确是较差,近期更是在2000点上下振荡,怎么看?  华生:这是被人问的最多的问题。危机的发源地美国的道琼斯指数已快要回到危机前的水平了,A股却还在熊市中挣扎,这是为什么?客观地说,这个比较并不严谨。美国经济在经过金融风暴冲击后在曲折缓慢复苏,开始释放积极信号,而中国经济是在2008年底4万亿的强刺激后现在面临经济转折和下行。因此相应的美国股市也是在危机后逐步缓步回升,而中国A股则在2009年领涨全球后又开始回调。同时,美国道琼斯工业指数在危机前就长期窄幅徘徊,中国股市在2007年刚刚经历了疯狂的顶点。就如美国的纳斯达克市场,如果和10多年前的泡沫高点相比今天还只在半山腰,日本日经225指数现在还更只是其20多年前泡沫高点的1/4,而同期中国A股市场自设立来指数涨了20倍。可见,选一个特定时间段来对比其实带有很大的主观随意性。  真正要在不同市场间做比较,国际上通用的是市盈率和市净率。用这些指标去看,中国A股与世界主要市场,与中国周边市场比,看不出有任何不正常。从股息回报来看,中国A股过去和现在都显著低于国内定期存款利息和国债利息,而其他主要国家恰好相反,用这个指标看A股的回报率就差很多。如果用中国企业在境内境外不同市场的表现来看,A股市场估值还算是最好的。美国市场近年来走势确实不错,但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则没有享受到,相反还遭遇了滑铁卢,以至于纷纷主动或被动退市,都想回到香港特别是国内A股来上市。可见A股市场的估值在中国企业眼中,还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  同时还要客观看到,中国企业大多是规模效益型的,一旦经济减速、增长受限,企业盈利马上滑坡。这与美国的蓝筹企业占尽技术、专利和创新优势有很大不同。因此估值比美国市场低一些也很正常。中国企业在境内外市场的表现,应当说总体上反映了经济和企业的实际状况,没有异常,没必要悲情。  南都:自郭树清上任,至今已一年有余,也出台了不少政策,并不断喊话,提振信心,意图扭转股市的下跌。  华生:这一届证监会用心良苦,想做制度改革,想改变证券市场的一些情况,比如打击内幕交易等。有些方向是对的,比如强化分红,强调对投资者的回报。另外就是对中介机构进一步的放开,按照市场化原则让他们有更大的创新空间。  南都:但市场反应并不积极。  华生:市场反映不积极,一方面正好赶上今年经济下滑,另一方面制度改革本身也有不少问题。像干预洛阳钼业和浙江世宝的上市发行,就暴露出新股体制改革的方向存在问题。本来市场中熊市时新股应该发不出去,但现在人为压低发行价,新股好发且可以大赚其钱。新股发行制度的改革是完全失败的。  A股最大的不正常不在其熊市之煎熬,而在市场极度低迷时,上市企业排队还越来越长,现在发号已到750开外,若非明里暗里地控制继续发号估计早已过千。这显然是全球股市都没有的怪事。  南都:这是你说的A股“三大怪象”之一。  华生:是的。另一个不正常就是垃圾股往往比绩优股更受追逐吹捧。A股市场历年的大牛股往往非垃圾重组股莫属。即便在今天监管层高调打压ST等垃圾股的强势氛围下,垃圾股依然不时在熊市中咸鱼翻身,连连涨停,成为一大奇观。  第三个不正常是股市低迷至此,二级市场投资者已苦不堪言,但新股上市发行仍然不断,老股东套现绵绵不绝。境外已上市的中国公司想回来上市,境内上市的原始股东和高管锁定期一完,就忙着抛售套现,与境外市场熊市中新股发不出去、大股东和高管不但不减持,反而纷纷增持恰成对照。  供求失衡是病根  南都:病根是什么?  华生:股价扭曲结构高估下的供求失衡。在熊市中谈股价扭曲结构高估,许多人不免会跳起来。但股价是否扭曲高估并不是由争论或感情决定。  现在A股市场想上市的人打破了头,只能说明价格过高导致供过于求,于是靠控制供给、严格筛选和排长队来勉力维持秩序。这里说的价格不仅是上市发行价。因为它仅是公司让渡的一小部分增量股权的价格,而二级市场的价格才是原始股东衡量自身财富和套现退出的尺度。  二级市场的股价扭曲结构高估既是太多的企业在熊市中也想上市的原因,也是企业不怕发行价再被管制压低也要上市的原因,更是股市低迷原始股东和高管们也要抛售套现的原因。所谓“圈钱”,所谓有利于融资者,无非是说股价“高”了。  南都:从市盈率和市净率看,A股现在不是已经和国际市场相差无几了吗?为何说在二级市场扭曲高估了?  华生:中国的接轨是加权平均的接轨,大盘蓝筹股特别是银行股,市盈率很低,已经到5-10倍,但量大权重,一只抵几百只,从而拉低和扭曲了市场估值。实际绝大多数中小盘股,熊市至此其市盈率仍在20多倍、30倍以上。现在中国2432只A股,在沪指2100点的时候,真正市盈率在15倍以下的,只有262只,不到全部上市公司的11%。物以稀为贵。境外市场,一般是大盘蓝筹股估值高些,中小盘股估值低些。特别在熊市,所谓涨时看势,跌时看质,这时中小盘股股价往往跌至几倍市盈率、每股净资产之下。港台股市,中国在港上市的H股红筹股,都是这个情况。日本东京日经225指数市净率现为1.25倍,而东京证券交易所全部股票平均的市净率就降到了0 .7倍。在这种情况下,企业自然不来上市,上市的也自然轻易不会减持。而现在鼓励来A股上市排队的恰恰是市盈率、市净率高的中小盘,价格当然高,供求自然不平衡。  南都:为何会产生这种扭曲?  华生:问题出在供给管制。现在场外符合上市门槛的企业成千上万,没有供给管制,场内中小盘股的价格自然下来,大盘与中小盘之间的价格扭曲也会消失。  壳资源失去价值,牺牲自己的利益去壳重组这样的蠢事就不会有人去干。供给管制是A股市场股价结构扭曲的病根,而政策为壳重组放行不过是火上浇油。  为什么近来的种种改革不能奏效。因为监管者做的不是解除价格和供求管制,而是想方设法如何“更好”地管制。从干预IP O定价,到人为影响新股上市首日定价,从IPO企业过会排队审查到过会后等待上市的指令,从管理企业如何分红派息到不断改变企业下市预警规则,监管者都唯恐市场失灵,唯恐投资者不理性而自己出手越俎代庖。  殊不知在证券市场这个最复杂敏感、对所有信息都会自己再加工的神经中枢,任何对价格或供求的人为干预都会带来一系列进一步扭曲的结果。现在许多人建议的如何更巧妙或更严格地去把关监控,给股市进一步吃小灶免股息税,都只能扬汤止沸,甚至还会起反向刺激作用。至于一面打击ST等绩差股,一面鼓励壳重组,更是进一步加大了投机炒作的空间,使重组成功的企业具有更大的暴利效应。所有问题的根子不在别处,恰恰就在现行的行政发行审批制度本身。  改发审制为披露制是关键  南都:发审制度的改革,近一年来也讨论较多,一些声音是要求改发审制为注册制。  华生:中国发行定价改革是从创业板起步的,并很快受到各方面的批评指责。改革的起因是要解决市场定价的“三高”问题(高发行价、高市盈率、高超募额)。当然,最简单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恢复新股发行定价行政干预。那样确实可以如一些人希望的把有限的资金匀给更多的上市公司。但可以想见,在现行的二级市场定价结构下,新股上市人为低价只会恢复以前新股上市首日暴涨数倍的老故事,不劳而获的认购者卷走大部分收益。二级市场投资者仍然要高位接盘,而且要指望并没有拿到多少资金的上市公司日后能有超常的表现,这希望显然更加渺茫。只筹集了少量资金的上市公司显然很快要向市场伸手再融资。更要命的是,可以行政干预新股发行价,但改变不了既定市场结构下的二级市场上小盘股的高定位。除非再回到股权分置改革前的禁止原始股流通,否则,无论小盘股用何种发行价上市,其发起人股东、PE、高管仍然可以在二级市场上疯狂套现。  坦率地说,现在对询价机制的技术性修补和对新股上市后交易的行政措施,都属于这种事实上多少恢复和加强行政干预但又不愿意承认改革倒退的权宜之计。询价机制当然可以也需要改进,但在询出的发行价还普遍低于新股市场价的时候,非要市场化的询价机制询出个更低的价格来,既不可能也不合理。  目前监管层提出的改革方案,主要还是围绕治理三高展开。其中探索券商的配售权试点、引入国际上较为普遍的存量发行、增加网下机构投资人配售比例、取消网下认购者的锁定期、加大造假处罚力度都已被列入了征求意见内容。这些措施如果采纳,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但这仅仅是枝节性措施。因此,另一条思路被提了出来,就是下放审批权,加快企业上市速度、加大上市企业的批量。更激进的主张是取消审批,搞企业敞开上市的注册制。  南都:对此的争论也比较大。  华生:放开审批、放行大量企业上市的思路确实可以解决三高的现象,只是需要二级市场付出极高的代价。上市扩容的大跃进,除了上市公司质量不保,还必然造成市场特别是占上市数量绝大多数、又主要由散户持有的中小盘股的大幅下挫。这种政策突然改变造成的系统性制度风险,显然超出了投资者包括政府的承受能力。  更重要的是,企业自由上市、由市场去判断选择的登记注册制,世界上并不存在。要素市场和简单商品市场不同,由于不能钱货两清,所以交易包含了信用审查过程。企业上市是向公众出售部分股权及未来的收益权,监管部门和交易所为了保护公众利益,就必须设定标准和门槛,并对发行人提供的信息进行审核。  南都:改制的方向是发审制转向高门槛的披露制?  华生:对。首先,是要设计显性的上市高门槛来限制增量。在现行中小盘股股价高企、供求严重失衡的情况下,要推进市场化改革而又避免市场的巨幅振荡,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大幅提高上市门槛,让那些经营风险大、业绩不稳定的中小型企业和存在关联交易的非整体上市企业统统先去新三板挂牌实习,从制度上解决问题。守住了这条供求平衡线,才能避免源源不断的企业利用估值扭曲,把A股市场当做提款机来圈钱套现。  其次是要大幅调低再融资的门槛搞活存量。监管者一定要明白,只有市场存量才是真正要保护的投资者利益之所在。已经上市的优质公司,被捆住手脚,不能充分利用证券市场的功能和杠杆实现扩张发展、股权多元、分红派息以及收购兼并,促进实体经济的产业整合、国企改造和过度产能淘汰,是大盘蓝筹股活力不足、表现低迷的主要原因之一。行政性的再融资审批费时费力,由于审批旷日持久,与企业的真实资金需求严重脱节,锁定的发行价经常是早已背离市场价,造成利益寻租和人为刺激放大了再融资需求。  私募即定向发行的再融资市场化表面上是开闸放水,激化矛盾,实际上是围堤引水,激活存量,它会使优质企业如虎添翼。而完全市场价的新投资者进入,会夯实企业的价值基础,显著提高股票市净率,封堵股价下跌空间,对二级市场投资者也明显利大于弊。  最后是要重新设计重组退市的门槛。只要明确了新股上市的显性门槛,够门槛的企业不用经过无数潜规则暗门槛的折磨就可以上市。同时在明确给出过渡期后,坚决取消壳重组的优惠政策,实行新股上市与重组借壳的真正同一标准,这样就几乎不可能有够正门上市的企业偏偏要牺牲和摊薄自己的权益去后门借壳上市。垃圾股没有被别人借壳重组的可能了,价格自然回归。(南方都市报)

alevel补课培训

gre考试是什么意思

alevel数学真题

alevel冲刺班